沈黎_盗版商人再到良心游戏公司?波兰蠢驴是如何一步步走进玩家内心?

甜羽游戏网 268 0

最近,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跳票之后,《赛博朋克2077》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发售倒计时,虽然还有几天发售,但所有人也都很难打包票这次发售就会一定顺利,不过游戏的期待之高是有目共睹的,原因不仅仅是游戏本身的高质量,还有“波兰蠢驴”CD Projekt这家游戏公司。

早年间,大家认识这家公司应该都是从《巫师》系列开始,但是你可能想不到CD Projekt成立26年以来,《赛博朋克2077》是他们公司的第二个IP,而且他们公司的两位创始人,起初更是靠着贩卖盗版游戏才踏入这个行业的。

1990年的波兰,其实与我们国家当时有着差不多的游戏环境,都是正版游戏卡带超级贵,所以就有了所谓盗版,我们常见的是那种黄颜色壳子,里面会有一块绿板,游戏更是从几合一,做到了几千合一。

所以,在CD Projekt的两位创始人也在这一时期做了贩卖盗版游戏的生意,之后1994年CD Projekt正式成立,当初他们的设想就是既然盗版不让卖了,那干脆就从国外进口正版游戏光盘吧,但是因为他们也是刚刚起步,所以每一款游戏进货的数量很少,不过他们却选择了多进一些不同类型的游戏。

但是,很显然这样的业务并不能满足公司扩张的需要,所以当时想做一些本地化的翻译来服务波兰的玩家,所以开始逐渐接触其他游戏的发行公司谈授权的问题,然后把游戏引进过来之后做完翻译版本在进行发售。

不过,当时的波兰游戏市场也是因为盗版泛滥的存在,而且以英文游戏居多,像他们这种先花钱买授权进行本地化翻译,最后再去卖的游戏公司基本没有,不是别人想不到而是没有什么利润可言,但是创始人却觉得波兰游戏市场小,是因为没有人在乎当地玩家,但是这样的做法未来肯定是有前景的。

其实,从CD Projekt这段初创的经历来看,跟国内的游戏环境十分相似,都是因为盗版泛滥,没有国外的游戏公司重视国人玩家,就连任天堂当年出的游戏也是坚决不加入中文。

之后,随着这项业务的展开,CD Projekt在整个波兰是第一家做游戏本地化翻译的公司,有人算了一笔账,90年代波兰人口大概在3800万,且当时盗版游戏盛行,所以平均一款正版游戏能卖出1000~2000份的销量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。

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, CD Projekt却能和《博德之门》的发行商谈授权的时候,一口气拿下3000份,而这样的一项举动几乎是抽空了公司所有的钱,不过他们内部团队却认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不拼也许就没有出头之日。

结果显而易见,也正是这一次的“豪赌”让CD Projekt积累了丰厚的基础,因为《博德之门》发售他们卖掉了18000份,而当年更是总共卖掉了50000份,所以事实再次证明一个道理,好游戏永远不会缺玩家,甚至玩家们非常愿意为好游戏买单。

在公司成立8年之后,他们靠着这样的业务积累足够的资本,也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,让他们开始涉足游戏开发。

当时虽然有这些游戏业务,但是他们也有一个想要制作出属于自己,甚至是属于波兰的一款游戏,所以他们最先想到的题材就是《猎魔人》这本小说,同时这本小说也是创始人学生时代看过最好的一本,所以当时拿到《猎魔人》的改编授权之后,才有了现如今的《巫师》系列。

当年,《巫师1》整个开发时间耗时5年,制作团队更是从当初第一个demo的5人团队,直到最后推出最终作品时的80人,这款作品和背后的制作者们完整的见证了一个从贩卖盗版起家,然后做了本地化翻译服务,而后又成为游戏开发商的整个过程。

一直以来,玩家将这家公司称之为“波兰蠢驴”,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游戏不加密(防盗版破解的一种方法),同时游戏质量高,定价低,甚至在自家GOG平台打出30内无条件退款的超级白嫖政策,这样的良心做法甚至让许多玩家不好意思不付费,这也与创始人曾经说过“只要游戏质量过硬,不担心玩家们不买单”如出一辙。

不过,很多人可能对CD Projekt架构并不是很了解,要知道整个公司其实有两个部分,一个是负责游戏开发的CD Projekt Red(2002年成立),还有一个则是自己的游戏销售部分CD Projekt Blue,它的前身是Good Old Games,只不过现在又更名成了GOG Galaxy。

而GOG最大的不同就是,平台上所有上架的游戏都是没有DRM防盗版保护的,这就等于说你购买了游戏,就可以进行拷贝甚至修改等等操作。

但是,更加良心的操作还在后面,你作为一个玩家可能会花费数百小时在一款游戏上,同时还能白得很多免费的DLC,你觉得买盗版的人还有多少?

所以,《巫师3》就是这么做的,这一代作品仅仅发售的免费DLC就有16个,而且这游戏还经常性的打折,最低几十块就能到手。

他们作为游戏开发商,其实也不是每一款作品都很成功,在《赛博朋克2077》出现之前,旗下所有产品基本都是以《巫师》系列为主,比如像是本传1~3代以及DLC之外,其实还在2014年推出过一款桌游《巫师:冒险游戏》以及2015年上架过一款MOBA手游《巫师:战斗竞技场》,但是这些衍生的游戏基本都没有成功。

之后,唯一成功的一个游戏就是从巫师3中衍生出来的一个玩法“昆特牌”,在2016年的时候,他们推出了独立的《昆特牌》游戏,之后还在2018年推出了《王权的陨落:巫师传说》这样一款单机卡牌游戏,而这也是基于昆特牌的玩法而创造的,当时IGN还给9.4分,其中还注入了一些丰富的游戏剧情。

然而,他们最近的一款作品虽然是《赛博朋克2077》,但是这游戏已经是7年前公布的,虽然不知道这款游戏的发售能否将CD Projekt带上一个新的高度,但是围绕这款游戏的发售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。

就比如跳票,其实对于CD Projekt来说,游戏跳票并不仅仅发生在《赛博朋克2077》身上,因为当年《巫师3》公开的发售时间是2014年,但是他们也说是因为质量问题延期了2次,最后在2015年才正式发售。

这次《赛博朋克2077》更是直接跳票3次,而他们每次跳票都会使用一张黄色为底色的背景图,频繁的跳票让诸多玩家甚至看见官方发这样的图都有一些“PTSD”了,最后一次跳票是在距离游戏发售日倒计时22天的时候,他们觉得还需要再延迟21天的时间打磨,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再度跳票导致了30万退款,甚至是传出开发人员受到威胁等等事件。

虽然,跳票已经成了各家游戏公司的常用手段,有些是因为和其他大作撞档才导致的跳票,有些是因为技术问题,不过无论怎样最后发售的游戏质量决定了游戏厂商最后的口碑,而《赛博朋克2077》能否让这家波兰游戏公司再度创造奇迹,那就一起耐心的等待发售日的到来。

标签: #赛博朋克2077 #巫师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